北京看白癜风效果好医院 https://baike.baidu.com/item/%E5%8C%97%E4%BA%AC%E4%B8%AD%E7%A7%91%E7%99%BD%E7%99%9C%E9%A3%8E%E5%8C%BB%E9%99%A2/9728824

提示:经常遇到一些归女身肿手脚胀,时轻时重,反复发作或经年不消,水肿以四肢明显,手按有坑陷,自觉有紧张感,甚止手指难以拳握,脚有弊胀。水肿多在清晨卧后减轻,活动后明显加重,水肿还每于经期前后加剧,并与活动疲劳及气侯寒冷有关。

说起天仙藤散这个方子,可能青年中医知道的很少,而且估计运用的也不会太多。这个方子出于《妇人大全良方》中:天仙藤(洗,略炒)、香附子(炒),陈皮、甘草、乌药(软白者、辣者,良)各五分。为末,上每服五钱,生姜、木瓜、苏叶各三片,水煎,日三服。这个方子看起来不起眼,但却是我临床中治疗妇女水肿和肤胀(严格说起应叫特发性水肿或功能性水肿)的一张王牌方子,且屡用屡效。临床上我经常遇到一些归女身肿手脚胀,要求给予中医治疗,其绝大多数患者的病程都较长,时轻时重,反复性大或经年不消,水肿以四肢明显,手按有坑陷,患者自觉有紧张感,甚止手指难以拳握,脚有弊胀。其水肿多在清晨卧后减轻,活动后明显加重,水肿还每于经期前后加剧,并与活动疲劳及气侯寒冷有关。这种特发性水肿是临床上的常见病,尤其多发于中年女性患者,目前对其发病机制尚未完全明了,缺乏特异性的诊断手段,疗效不够理想。目前倾向于认为属于功能性水肿之列,中医依其临床表现归属于“肤胀”、“水肿”范畴。对于这种病的治疗,我开始是从三个方面考虑的。肺、脾、肾,三脏主管体内水液的调节,肺宣通水道,脾运化水湿,肾蒸腾气化,水肿潴留显然是体内水液新陈代谢发生了障碍,故而先是用柴胡疏肝饮,不效;继而用联珠饮(即四物汤十五苓散),少效;又用当归芍药散亦是略效。总之,效果不理想,对此思之徐久。自认为辨证无误,应该取效,然而临床是靠疗效说话的,不是靠医理说话的。分析再合理,疗效不给分也不行。因为我们不是搞理论研究的,而是要靠疗效吃饭的。带着这个问题,我先后翻阅不少资料,一日偶然看到一篇医话,谈到这个问题,分析入里,方案切实。心中一下豁亮,疑问顿时冰释。该老医在文中写到:对于水肿,传统认识多归咎于肺脾肾三脏,所谓“其本在肾,其标在肺,其制在脾”,古训昭然。治水也多责此三脏,似为公式定理,不能逾越。然世间万物,有常有变,矛盾有其普遍性,亦有其特殊性。特发性水肿在病机上即非肺脾肾三脏职司偏颇所可以解释,故循此三脏立法论治也难取得满意疗效。人身气之流行,肺脾肾之作用固应肯定,但斡旋襄赞,莫不仰赖肝之疏泄,疏泄得当,则气机流行,水道畅利,水液隨之升降上下,反之则气机郁结,水液因之滞留,故肝之或疏或结,关乎于气之运塞,水之流止。验之本病水肿时轻时重,或聚或散,口干渴饮,显系肝郁气滞,水津敷布不匀,而现“早涝不匀”之象;水肿与臃肥并见乃水脂混浊不分也;胸闷腹胀神疲思睡,乃肝疏不及,气机失布脾困湿滞所成;月经愆期行而不畅,经前紧张,又莫不与肝郁累冲、气病及血之机理相关。病程长,浮肿久,而形不减,食不衰,显非虚证可比。所以,纵观本病浮肿,既无病肺之风水象征,又无肾之阴水所属,病脾者乃为肝所累,所谓主病在肝,受病在脾也。故本病在病机上首责于肝。治用天仙藤为效。

读完此文,真如醍醐灌顶,心中透亮。真有一种众里寻它千百回,得来全不费功夫的畅快劲。自从得到对治疗这种病的新认识后,以后我在临床上遇到该类病人,用天仙藤散治疗如鱼得水,效果大有改观,病人十分满意。现举一例说明:年5月,一日我接诊了一位陈姓妇女,高个,面白,身微胖,说听朋友介绍你看病水平挺高,人很多,特意来找你看病。刻诊:舌微红,苔白,脉双关滑大,寸尺不足,述说,经常性下肢水肿,检查胫骨以下按压有泥坑,但不似肾炎或心脏病人严重,上班活动后加重,晨起眼睑泡胀,尿检正常,无腰痛,但乏困无力,月经稀发,脾气急燥,饮食二便基本正常。对此,我辨为肝郁血虚,一诊出方:当归川芎白芍生地茯苓猪苓泽泻桂枝白术五剂后再诊。满以为会见效的,谁知想的太乐观。一周后,病人又来了,一进门就嚷嚷,说吃了五付药一点效果都没有,白化了80多元钱。要求再给好好看看。没办法,只好重新诊治。经过辨证,我认为是血虚水停,二次出方:当归芍药散五付。病人持方拿药而去。一周后,病人再来诊。述之,这几付药有些效,腿肿有些减轻,我也检查了一下,看似轻了些,但仍然是肿。效不更方,继续五付用之,前后又用了十几付药,病情没有大的进展,病人也有些不耐烦了,我也有些着急了,吃了这么多药,病人也算是够意思了,我竟然有点束手无策,萌生退意,欲令病人另请高明。好在我这人有点倔劲,不撞南墙不回头,不弄出个一二不罢休,况且病人对自巳信任执著,更不应该放弃。于是在治疗期间翻阅了大量资料,终于找到了解决的办法。即上文所述,最后启用天仙藤散加减,改散为汤,一次就见大效,十付药就完全治愈了该女的特发性水肿。自从治好这例特发性水肿病人,我以后凡遇到该病首选之方就是天仙藤散,屡用屡效,并把此方稍作加减用于所有具有轻微水肿特别是兼有肤胀的,每每收效,特灵。附我常用之方:天仙藤15g、香附18g、乌药15g、苏叶梗各10g、陈皮10g、鸡血藤18g、楮实子15g、苍术18g、生姜6片、木瓜6g、甘草6g。水煎服。方解:此方以天仙藤,香附疏肝行水为君,天仙藤乃马兜铃的带叶茎藤,性苦温,无毒,有祛风利尿活血通络之功,既可以理气,又可活血;紫苏茎叶、乌药,香窜行气,冀达“气行则水行”,目的为臣;佐以陈皮、生姜、木瓜理气和中通络;甘草调和诸药为使。以此为基本方,临床隨证增减。我习惯加苍术和鸡血藤于其中,效果似更好,一和血通络,一健脾燥湿。另说明一点。在摸索治疗特发性水肿时,我曾经也想到过肝气郁滞,在上文中也提到用过柴胡疏肝饮治疗,不效。这是为什么呢?这就是药有个性之长,专用之妙。此方为什么叫天仙藤散而不叫别的名子,就是为了突出天仙藤这味药。这一点切记,什么药都可以换,唯此不能换,且唯此为大为重耳。

温馨提醒:本文所涉及之方药,仅供临床中医大夫参考,非中医专业人士可在当地中医大夫指导下使用。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转载请注明地址:http://www.tianxianteng.com/txtbm/72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