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马兜铃酸≠马兜铃内酰胺

近日,当记者就“马兜铃酸与折耳根”这个选题,采访贵州医科大学药学院院长沈祥春时,沈院长的第一句话便是:“这个话题怎么还在炒?”下一句便是,“西南人吃了这么多年折耳根都没事儿,有没有毒,不证自明。”

贵州人爱折耳根,年消费量在20万吨以上。资料显示,从20世纪40年代开始,贵州就有了折耳根的人工栽培,全省栽培面积在10万亩以上。

记者注意到,在近日刷爆朋友圈的   离开剂量谈毒性,都是耍流氓

是否有这样一种可能,在某种作用下,鲜肉也会“坏”成对人体造成损伤的另一种“腐肉”呢?

面对记者的大胆假设,沈院长说,就目前的研究成果看来,从科学严谨的态度来说,尚不能明确判定“是”与“否”。但药学界有句名言,在现代网络文化语境下它被翻译成,“离开剂量谈毒性,都是耍流氓”。

沈院长向记者提供了一组数据。在晒干后的鱼腥草中提取马兜铃内酰胺,含量为0.g/kg。“每个人一餐吃进去的折耳根,总不会有一公斤吧?”沈院长说,“即便有影响,也可以忽略不计。”

“要说会致癌治病,日常饮食中,吃多了烧烤泡菜、调味料里的八角茴香,也会对身体有一定影响,”沈院长说,“同样的,只要控制好量,就可以降低影响。”

这不是折耳根第一次被“黑”,也不是第一次有媒体、专家学者为其辟谣。在搜索引擎输入“折耳根”、“肾病”等关键词,相关搜索结果多达,个。

折耳根为何屡屡被“黑”?沈院长推测,这恐怕跟上世纪80年代以来,有关马兜铃酸的研究、认识逐步加深,新闻事件频发有关。尤其是年国内发生的“龙胆泻肝丸事件”,马兜铃科类中药“关木通”由于含马兜铃酸成分,导致多人患上肾衰竭、尿毒症。“中草药肾病”这种说法,也是从此时开始出现的。

但说到服药致病,归根结底,还是剂量、用法不当导致的。俗语有云,是药三分毒。“药还是好药,只是我们要找到正确的使用方法。”曾参与研制生产过鱼腥草注射液的贵州得轩堂护康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向东如是告诉记者。

以鱼腥草为例。作为中药材,鱼腥草因具有清热解毒的作用,曾被制作成“鱼腥草注射液”投入临床使用。年,因患者注入鱼腥草注射剂发生严重不良反应等,鱼腥草注射液曾被暂停使用。沈院长说,当时,导致出现不良反应的,其实是“静脉滴注”这种注射方式。目前,中成药品研制、中医在中药配伍中,也还是会用到鱼腥草。

“鱼腥草本身的抗病毒效果,就目前全世界的药品来看,并不差。”李向东说,“在毒性上,甚至比利巴韦林、阿昔洛韦还小,只是技术上、安全性上,怎么做到最好,永远值得药学界进一步探讨、研究。”

  折耳根之争:中医和西医“认识之争”?

在沈祥春看来,“马兜铃酸致癌”也好,“折耳根致肝癌、肾病”也罢,诱发这一连串争论、误解的,追根溯源,是“中医”和“西医”、“中药”和“西药”之间的差异性。

西医中的西药讲究“成分论”,而中医中的中草药却是复合体,成分十分复杂,不同地区长出来的中草药成分、含量均不一样。就拿鱼腥草来说,种在广州的鱼腥草,就不像贵州土地上长出来的那些有“鱼腥味”。“因为广州产的鱼腥草里挥发油的量与成份,与贵州产的可能不完全相同。”沈祥春说。

今年7月1日,我国首部《中医药法》正式实施,中医在法律层面上获得了与西医的同等地位;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也提出,要“实施健康中国战略”,并作出“坚持中西医并重,传承发展中医药事业”的重要部署。

这不仅意味着,中医药产业将进入良性发展时代,在政策的支持下,中医技术、中医理论也将引来发展的春天。

“这将有助于填补、完善相关研究空白,用科学论断,最终破除所有的中医、中医药材误解、谣言。”沈祥春说。

来源:贵州都市报

文章推荐,点击下面连接进入:

??最全致癌物清单公布!你爱吃的这些都上榜了…还有这些坏习惯,招招致命!

??这些在毕节失传已久的老童谣,念不顺别说自己是毕节人!

??交通

毕节集中开工59个项目总投资.6亿元

??放火烧人房子,毕节这个人被判四年有期徒刑

??厉害了!七星关这三个地方成为全省典范!快看有你家吗?

注意,如果喜欢神州大地毕节人的文章,

请置顶神州大地毕节人



转载请注明地址:http://www.tianxianteng.com/txtbm/7237.html